镇江新闻网
网赚

重庆一中学组织197位教师考试遭质疑后校方拟取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10-16

新京报讯(记者 李一凡 实习生 罗婧仪)近日,重庆一中学组织全校197位老师进行了一场 “期末考试”引发关注。同时,浪费教学资源等质疑声不断。今日(1月23日),新京报记者从该校证实,因争议声不断,该校拟取消原定的“长期推行”计划。

 

针对此举,有教师认为,这很正常,“做老师的,不能不做题。”也有教师认为,考试无法拒绝,年轻教师与老教师一起考试,“感觉很折腾。”有学者认为,鼓励学校创新的同时,也应避免浪费教学资源,耽误正常教学秩序。

 

组织教师期末考试引质疑

 

“漆黑的夜里,甲乙丙丁四位旅行者来到了一座狭窄而且没有护栏的桥边。如果不借助手电筒,大家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过桥去的。不幸的是,四个人一共只带了一只手电筒,而桥窄得只够让两个人同时过。如果各自单独过桥的话,四人所需要的时间分别是1、2、4、8分钟;如果两人同时过桥,所需要的时间就是走得比较慢的那个人单独行动时所需的时间。试问这四人全部过桥所用的最少时间是?”

 

这道“烧脑”数学题,出现在重庆南开(融侨)中学的一份试卷上。不过,难倒的却不是学生,而是该校的197名老师。


考场内,除了参加考试的教师,还有监考人员。受访者供图


 

1月23日,该校教科处主任杨飞告诉新京报记者,此次考试,分不同学科进行,每个学科的命题人都有自己的出发点,“但总的来说,语文和数学比较难,最高分只有80分。”

 

杨飞告诉新京报记者,此次考试针对全校教师,包括体育教师和中层干部。考试前,题目处于保密状态,题目由其他几个校区的教师拟定,但其作为数学老师和教科处主任,对试题的难度进行了升级,“替换了最后几道题目。”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除了文化课,美术老师的考试是给出几张照片,让老师们现场速写。书法老师则是完成书法作品《沁园春·雪》。

 

这场“特殊”的考试引发关注,同时也招致不少质疑声:考试意义何在?

 

平时负责教师培训的杨飞称,推行这场考试的初衷是想以此提升教师专业功底,让他们认清自己在专业方面存在哪些不足。

 

杨飞举例称,自己是数学老师,“通过考试,我可以发现自己和别人的解题能力存在差距,自己拿到成绩后,就会给自己一个提醒。”


教师期末考试的试卷。受访者供图


 

校方与参考教师说法有分歧

 

该校一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学校拥有初中班60个,高中班12个,教师210人,加上行政职员约250人。被组织参加期末考试的教师共197人。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对于这场期末考试,教师可以请假,但是需要进行补考。

 

根据杨飞提供的考场照片显示,参考教师分桌坐在考场内,四周留有间隔。照片中,可见监考老师。杨飞称,考试过程,全程开了电子监控,“完全按照学生考试规格进行,不允许使用手机,也禁止交头接耳”。

 

杨飞向新京报记者澄清称,安排教师期末考试,各学科不是同时进行,持续近一个月,“哪个学科先把题准备好,先进行。此外,还会考虑各学科的教研时间,合理安排测试时间”。

 

他补充说,老师们并不抗拒考试,“当初设计时,就已征求了老师意见,有些老师年纪大了,确实视力和精力跟不上,所以40岁以上的女教师和45岁以上的男教师参加考试都有加权分数。”

 

今日(1月23日)上午,新京报记者联系上该校一陈姓教师。她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次期末考试,全校教师都需参与,“我是没有抵触心理的,因为本来这就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们当老师的,不可能不做题。”

 

不过,也有教师对此事持保留态度。一位不愿具名的参考教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期末事情较多,因为学校统一组织,无法拒绝。“考生”当中,还有一些上岁数的教师,“虽然分学科进行,但组织全体教师一起考试,有些折腾。”

 

遭质疑后 校方拟取消考试

 

据杨飞介绍,本次的教师专属考试都是百分制,由教科处进行统一批改,但最终成绩不会公布。

 

杨飞称,学校原计划从本学期末开始长期推行教师专属考试。不过,考虑到不同声音的存在,该校拟作出调整。

 

“现在我们还在商讨,因为网上有人对该考试持否定态度,我们也在犹豫”,杨飞告诉新京报记者,《教育法》没有说“老师不能这样考试”,也没有说“教师可以这样考试”,考虑到争议性的存在,也与推行初衷存在分歧,校方拟取消该考试,或做出进一步优化、调整。

 

对于被指“炒作”,杨飞自称很冤。谈及关于“考试意义何在”的质疑声,他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完全未预料到会引发关注,“其实,这是很普遍的现象。”

 

杨飞称,教师参加考试很正常。他举例称,在招聘环节,教师应聘时,也会被要求进行面试、试讲,而且也要做考题。

 

“其他行业可能不清楚教育行业,它本身是有很多考试的,所以他们才会认为,此举很折腾老师”,杨飞道。

 

声音:需警惕以考试结果作为衡量教学的硬指标

 

今日下午,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对该校推行的举措进行评价,主要考量如下几个指标:谁出题、谁判卷以及举办考试目的等。储朝晖说,如果他们是分专业对老师们水平进行测验,这是学校在自己内部进行管理。

 

“如果在学校范围内,一部分老师考另外一部分老师,我觉得有问题”,储朝晖进一步解释说,首先,它无法相对独立,如果是年长教师考年轻教师,倒可理解,若所有老师不分年龄一起考,实际上是不科学的,考试意义大打折扣。

 

储朝晖还指出,鼓励学校创新,社会应持包容态度,但也不能天马行空,避免浪费教学资源,如占用教师时间,出卷、批改等都可能耽误正常教学。

 

重庆师范大学教育学副教授石长林向新京报记者指出,学校组织老师期末考试,若仅是为了督促老师提高专业水平,希望老师多钻研业务,无可厚非,“能让教师清晰了解到,自己在教学过程和出试题过程中的思路,从该角度讲,具有积极意义。”

 

石长林同时指出,若把这个考试作为其他依据,比如评职称、奖励,抑或是作为衡量教学的硬指标,“我个人觉得需要谨慎,并且保持警惕。”他补充说,评职称等以此为依据不科学,其准确性和代表性,都会打上问号。


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 实习生 罗婧仪  编辑 白馗  校对 陆爱英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小候鸟“归巢”活动圆满结束

  • “最后一次春运,不想留遗憾”

  • 因鸟击引发故障提示 东航一航班返航浦东

  • 网传两初中女生被绑架一人心脏被掏 造谣者...

  • 抚州市种子管理局对辖内种子企业开展督导检...

  • 三问涉事部门 公众需要一个交代!救护车接...

  • 一城绿色的回归

  • 全国已确诊新型肺炎病例319例 湖北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