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新闻网
社会

我那个拿奖学金的室友吸大麻了。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7-02

文 |SNOOPY

From Mirror微申

微信号:MirrorApply


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


宿舍分配结果出来时,我迫不及待去查舍友是谁,暗自希望我们可以像小说里一般成为玩得很好的死党。


我们的公寓是两室一厅一卫,一共住四个人


四个人的名字拼写特征一看都不一样,一个是典型的英文名,一个不是我认得出的语言,一个近似拼音但不是拼音,还有一个便是我的拼音名。


从名字上看,这大概意味着四个不同的文化背景。


我对和一群外国人做室友这事感到的又忐忑又憧憬。一方面,我很渴望有这般了解异域文化,和世界另一端的居民朝夕相处的良机。一方面,我又担心各自衣食起居习惯截然不同,以致产生冲突。


面对这种文化差异困境,最省事的解决方式就是找个老乡做室友。奈何我所就读的纽约大学是大一不能自行选择室友的学校之一。据官方说,咱们作为一个极其国际化的群体,当然得随机分配室友,以促进文化交流。


把紫色刻进骨子里的
奖学金获得者 A


刚得知室友名字的时候,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 instagram 上依次输入了她们的名字,只找到了一个,即有着典型英文名的舍友 A。


A 的账号是公开的,看了一下简介,把我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吓得说不出话来。


她是可口可乐,比尔盖茨等六七项奖学金的获得者这...这不是我只在名人传记里听闻过的奖...奖学金吗?


A 在宿舍最引人注目的一大特征,大概是有她之处,必定是一片紫色我觉得我们每个进了自己梦校的人,都会自然而然地表现出一些学校荣誉感。但 A 对纽约大学荣誉感之强,当真算是史无前例。


首先,她全套床品是紫色,地毯是紫色,文具是紫色,装饰品是紫色,浴巾浴衣也是紫色……甚至连餐碗瓢盆和抹布都是紫色。


宅的反义词 B


B,一个从不在宿舍的印度小姐姐。作为宅的反义词,我认为能在宿舍见到她的影子便是一个奇迹。


可奇迹中的奇迹是,我和她吃过一次饭。确切来说,是她吃过一次我做的饭。


唯一的这次,我还给身为印度人的她做了一道小炒黄牛


洒脱到不行的神仙室友 C


C,我的韩国小姐姐,两个词概括:潇洒,宽厚。她是那种不介意我上学的早上一串连环闹钟,也不介意我深夜赶 due 灯火通明的神仙室友。也许是足够随和和宽容,似乎没有任何事,会让她不顺心。


她的性格真的让我好生喜欢,虽然有时随性过度会干傻事,比如,她做饭经常粘锅+烧糊,而且是什么都能烧糊。


我,为了一探究竟,认真旁观了一次她做饭。只得出了一个结论:“你要先放油。”


人生若只如初见


A 不愧是优秀大学生之典范。早在正式入住日之前,她便以某种帮手的身份提前般进了宿舍。高年级的志愿者帮我把行李运到了宿舍门前。打开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 NYU 紫。紫色的气球,紫色的彩带,紫色的装饰灯,紫色的花,以及,三个紫色的礼品袋。


“哇!你们把所有宿舍都装扮了一番吗?”我一脸吃惊地问,同时暗自纳闷礼品袋为什么不是四个。


“好像只有你们宿舍是这样诶。”帮我搬行李的学长说。


那就应该是 A 的心意了,Case solved。我走到桌子前,中间那个紫色袋子下面白色的明信片上赫然写着我的名字


刚走进房间,又有人打开了门。一个身材苗条,黑发浓眉大眼睛的姑娘在一位穿着纱丽的阿姨陪伴下走了进来。“Hi!”她热情地打招呼,眼睛里好像有星星,闪亮亮地好好看。我也兴奋地和她说了声 hi,并告知了我的名字。



她是我因才疏学浅而不认识名字的舍友 B,一名在美国长大的印度裔女孩,送她来的是她妈妈。B 不是和我一个房间。我们各自把行李简单安置好后,B 便和她妈妈先行离开了,我坐在书桌前休息。


我来的不巧,室友东西在人不在,大概参加 NYU 不是一般盛大的迎新周不是一般丰富的活动去了。不过我不着急,大学第一天可是一件极其神圣的事,我心里无法描述的各种感受太多,只想安静地在房间里好好愣一会儿,消化我已经是一名正式的纽大学生这一事实。


室友的书桌上码着半层书,没想到也有人和我一样执着地把这些厚重的宝物塞进了行李箱。于是,我兴致勃勃地推测起室友的身份来。



她的书中有一本圣经,基督教徒。还有一些英文小说,大概是阅读或写作爱好者,极有可能是文科生。还有一本装潢清新的小册子,书名使用的文字是,韩文。


那她应该就是名字近似拼音但不是拼音的那位姑娘 C 了!我心里有些小窃喜,同是亚裔,我们的生活习性以及饮食口味应该比较合得来。


大家都好幸运


开学头一个月过去了,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得特别尽兴又庆幸,没有和任何舍友发生任何矛盾,对校园和纽约市也依然充满好奇。


印度小姐姐 B 几乎从不在宿舍。A 虽然和我也不常有交集,但她本人留给我的初印象,如同她的履历一般,令人震惊。她是一位热情的姑娘,蓬蓬的自然卷发扎成精神抖擞的高马尾。从眼神,笑容,到站姿,她的举止言谈完美诠释了什么是彬彬有礼,像是经历过专门的礼仪训练。


面对表情和仪态管理如此完善的她,打招呼时,我常会感到一点点不自然,暗暗担心哪里会不慎败坏了礼数却无从得知。


我的室友 C 在 Tisch 学戏剧写作,与其他两位舍友不同,C 是常和我在宿舍的。


我们宿舍集体保持一种对客人非常开放友好的状态,经常有别的套间的同学来窜门。大多是过来聊聊天,吃吃东西,或者集合一起去些什么地方。



我是我们宿舍唯一一个会做饭的,便自然只有我一个人用厨房。不过自个儿一个人大费周章做饭固然是没多大意思的,所以我一般都是和好朋友一起仰仗想象力捣鼓些回忆中的中式风味。


C 每每进门,第一件事总是夸我们做的饭好香。于是有时我们碰上她还没吃饭,便会邀请她来一起吃,尤其碰巧的是 C 和我这个湖南人以及我好朋友这个云南人都特别嗜辣。我们宿舍的客厅就如此成了一个开心的时候有饭吃,沮丧的时候有人抱着哭的地方。


大家都好不幸


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大家开始总是在言行举止上小心翼翼,日子久了,有些人有些事便不再收敛。


有一天,我好朋友查看手机信息的时候表现得异样烦躁。我问他怎么了,他告诉我是他一个舍友经常出门不带钥匙。忘带钥匙不是问题,谁都会憨憨地忘那么几次,问题是他舍友每次联系他时,总是叫他 bitch,在外面碰到他也这么叫


这种莫名带着不善和不屑的称呼貌似也不能用都是这么熟的兄弟了来解释。此外,他室友还经常半夜三更开音乐震天响的酒精派对。他作为从音乐风格到生活习性都和他舍友不在一个世界的人,真的不是一般心累。



我为我好朋友的遭遇感到挺难过的,暗自希望我宿舍不会也变成一个呆不下去的地方可惜,未来总是不会按着我们理想的剧本上演。


每次进宿舍时,我都能闻到一股格外浓郁的香水味从 A 的房间向外弥漫开来。我个人对气味特别敏感,不太能承受香水过于浓厚的味道,闻着有些发晕,记得医生说过这事和我的鼻炎有关。


我清楚使用香水只是个人喜好罢了,想着去问室友能否少喷一点香水礼貌上总归不太妥。A 的作息习惯和我不太一样,她男朋友常来,自然也会把房门关着,所以我们其实不太经常碰上。


一次,A 出门时,我刚好坐在她房门口的沙发上读资料,房门打开时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我原来闻到的香水味只是异常馥郁,现在闻到的还夹着些许刺鼻,难道换了品牌吗?我强装淡定。



A 看到我在门口,兴致高涨地跟我说她正准备出门,我也说了一句 “玩得开心” 以回应她四溢的热情。我总觉得关于她和这香水有哪里不太对,不过也说不上来,可能只是我想多了。


A 的香水味日渐刺鼻,直到有一天,陪我回宿舍的朋友说了一句,这麻味好刺鼻


我当场愣住,想起高中和同学一起去洛杉矶的时候,闻到过一些难闻的味道,但不知道是什么。还是后来经过一位在美国住了很久的故友提点,才知道是人们吸食大麻的味道。我们由于没闻过麻味,所以即便闻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经本地同学科普,原来 A 的香水,正因其香味浓郁,所以被广泛专门用以掩盖麻味。让我没想到的是,A 的大麻用量从味道的传播广度来判断不断地在升高,渐渐地也不再用香水掩护,麻味刺鼻到没进门就能闻到。


一次,我在气味的步步紧逼之下从客厅冲进了我房间。火速关上门,发现气味不受其阻拦,又冲到房间另一端的趴在窗户上。我们宿舍的窗户是打不开的,最多只能打开一条一掌宽的缝,完全不足以散去麻味



我只得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逃离宿舍,谁知刚出门一拐弯进电梯,便迎面撞上了A。这也太背了吧?她怎么出来得比我还快?我心里的疑惑不多,无非不是她不是比尔盖茨奖学金的获得者吗?这样每天除了吸麻还是吸麻真的不会出事吗?她难道没有作业要做吗?我...我作业多得实在做不完啊


后来,我们楼层全体收到了校方警告,说是行政人员巡逻的时候在我们走廊上闻到了麻味,如果被抓到,将惩罚宿舍所有在场同学。我的世界观算是因此大麻风波被刷新了一番。无奈之下,我不得不开始琢磨如何规避此危机。


一般来说,和舍友八字不合的问题是可以解决的,此处提供的方法有四,供诸位参考:


其一,签室友协定。室友协定,顾名思义,便是和室友在正式开始同居生活之前就打扫卫生日程,访客规范,白天晚上可接受的喧哗程度,烟酒药等 substance 的使用等大小事务做出白字黑字的规定。


签室友协定在有些是一定要走的一个流程,如果没有,可以在和室友商量过后一起撰写。这个方法意在防范于未然,所以制定协定时一定要考虑周到,签字前需仔细过目,就像签合同一样。



其二,寻求宿舍管理员的帮助。美国大学的 RA(宿舍管理员)们,尤其是负责新生宿舍的,往往有尽其所能帮助住宿舍适应在校生活的责任,所以有事解决不了时不必担心麻烦他们。


以纽约大学(NYU)的宿舍管理员为例,他们不仅负责维护执行宿规,夜巡,策划活动,还负责定期了解你的生活状况及需求,乃至伤心沮丧时陪你聊天。


其三,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搬家分两种类型,搬到另一宿舍和完全离开宿舍并自行租房。搬到另一宿舍(类型一)又分两种情况,向校方申请换宿舍和自行换宿舍。


向校方申请,同样以 NYU 为例,是通过床位交换(bed for bed)


在这种情况下需要两个学生自愿交换床位并被批准。从厚道的角度出发,建议双方在交换时告诉对方自己为什么想离开自己的宿舍(比如,我的宿舍有老鼠或我的室友有烟/drug 瘾)。



另外一种情况,自行换宿舍,便是非正式的换,类似于借宿,比如你有一个好朋友的房间有床位空缺,你在你好朋友房间打地铺,或你和你的朋友愿意挤一张床这些情况。


其四、向校方举报,即让室友走人。此方法的前提是室友严重违纪,让你受不了。此方法最为决绝,如有必要,切记三思而后行。


以上方法各有其利弊,需根据各位所在学校实际规范以及所遇困难实际性质进行权衡。


我本人在操作一上是失败了的。怀着尽量不惹是生非的想法,我采取了方法三,走为上计,去朋友的单间睡觉休息,自己宿舍则只用作洗浴和存放物品。


最后的最后,谁都不是天使


我觉得我也不是什么很理想的室友,甚至不是很称职的住校生。


我和 A 的矛盾从头到尾都只是一场心理战争,没有电视剧里的指鼻子骂眼睛的争吵,没有“反派”突然良心发现悬崖勒马的桥段。甚至到最后,我也没有举报 A。



大家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不去举报 A,或者和她沟通。难不成是因为怂?说实话,还真有些怂。不是因为作为国际生在国外没有说话的底气,而是因为我怕 A 的圈子。举报的话,我觉得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以她男朋友为例,虽然她男朋友虽然比较自来熟而且每次来都会有礼貌地打招呼,但那硬汉般不好惹的打扮,那健身教练般的身材,我怎么想都觉得万一真惹毛了...我就是一条往地上一摔便会一命呜呼的鱼。而且,常在宿舍的就我一个人,几乎不要动脑子就会知道举报的是谁。


沟通的话,A 是一个我不太看得透的人,对外展现的人设是相当出众的,示人的妆容和话语和动作无处不是精心设计,我不认为她会对我坦白。


此外,虽然我不了解让各种奖学金保持有效的条件,但如果她因为被记过失去了奖金,我不知道这会对她的生活和学业产生多大的影响。我这样犹豫不决大概也不会帮到任何人,可我真的不忍心。



A 和我最终只能说是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舍友缘分结束前,谁也没和谁吵过架。我有时会觉得我在处理和 A 的问题上有些懦弱,毕竟是我平静的生活受到了侵犯,怪只怪我是一个极不喜欢走到他人面前去指出他人不是的人。


若是有其他人遇到类似的事,冥冥之中,我会希望他们能处理得更无畏一点点,也许也是对自己的期许吧。


曾经,我和很多人一样,对大学宿舍生活的憧憬是深夜赶 due 时的泡面,被窝里的彻夜长谈,以及节日里简陋却不失人气自制火锅,不曾想有朝一日看见舍友都得绕道走



也许是因为舍友这种身份和一般同学朋友不同,我们自然对他们有着很高的期待。和舍友的相处不是简简单单的一起吃个饭,逛个街,吸杯奶茶,上个学,而是要一起生活。


舍友,是注定要亲近的陌生人。


我不知道如何给学弟学妹要不要住宿的建议。我非正常的体验终归不会成为别人的体验。一年下来,我只知道住宿真的很磨练人的棱角和包容力,真的很反应我们的不足。住宿终归是场试炼,一场用以学习知足知错的试练。


只是觉得,体验一下,无伤大雅,说不定能交得到知己或得到历练呢。


本文系授权发布,文 | Mirror 微申,微信号:MirrorApply,和最优秀的出国党在一起,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Mirror微申】,即刻获取新鲜优质留学内容。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INSIGHT视界 诚意推荐


后台回复关键词【机票

主页君为你带来最新回国航线汇总

关于直飞、转机、行李安排统统都有


回复关键词【荷兰】、【首尔】、【巴黎】

【法兰克福】、【加拿大】、【马德里】

即可进入相对应的转机群


后台回复关键词【入境

主页君为你带来最新回国入境详细流程


微信公众号又双叒叕改版了…
为了让大家第一时间看到优质的海外内容
千万!千万!千万!
记得【星标】或【置顶】INSIGHT视界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西藏西南部将有中到大雪 南方阴雨退散阳光...

  • 科学嘉年华数百互动项目过“科学瘾”

  • 北京探索医企合作新实践 成立朝阳医院科创...

  • 无限极就11宗消费者投诉跟进情况进行通报

  • 网友关注的这20个增值税改革问题 税务总...

  • 公安部“净网2019”控制嫌犯6万余名

  • 住建部部长王蒙徽:去年住房成交价格总体平...

  • 月薪多少能在广州实现大排档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