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新闻网
创业

照顾老人11年从陌生人变“母子”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6-14

从大兴区三羊东里驱车,取道京沪高速一路向南,约30分钟便可行至廊坊市广阳区的盛泽花城小区。三羊东里党支部书记陈超,从2014年底开始,几乎每周往返这条路,来盛泽花城看望住在此处的老人孙秀琴。


在陈超看来,孙秀琴的人生无疑是不幸的:老伴去世后,儿子因精神病住院,她与亲戚断绝往来,无依无靠。因从事社区工作,陈超与没有血缘关系的孙秀琴熟识,2008年他开始照顾孙秀琴生活,如此寒暑不辍,已近11年。


11月1日,晚秋午后,小区高楼矗立在一片枯黄草木中,金色的阳光斜斜打在楼上。楼里陈超和孙秀琴紧挨着坐在一起,陈超黝黑的手与孙秀琴爬满皱纹的手握在一块。“他心眼好,我把他当亲儿子。”孙秀琴笑着说。


从“点头之交”到“感情深厚”


陈超戴黑色方框眼镜,身高178厘米,微胖,说起话来细语轻声。回忆起当初和孙秀琴相识,他直言“没想到现在感情会这么深厚”。


陈超与孙秀琴都是大兴亦庄人。他与孙秀琴儿子曾同在羊坊小学就读,但与孙秀琴一家只是点头之交,“平时没什么交集”。2008年4月,30岁的陈超当选为大兴区晓康社区党支部副书记,开始从事社区工作。这一年,住在晓康社区的孙秀琴命运轨迹陡然拐弯:她的儿子因受刺激患上精神疾病。


“大喊大叫,乱砸东西。拎着一条木棍就冲出房门,提一把菜刀堵在小区单元楼门口。”陈超说,孙秀琴儿子发病时甚至殴打父母,孙秀琴丈夫被打时,曾从房门跌落到楼梯口,摔伤了手臂。这一年,经村委会决定,孙秀琴儿子被送进精神病院治疗。


2009年底,孙秀琴丈夫去世,曾经“备受亲戚冷眼”的她与亲戚断绝往来,成了孤寡老人。陈超回忆,那时的孙秀琴经常不吃饭,不说话,一个人坐着默默流泪。


“那段时间我常常陪着她、劝导她。跟她讲有什么事告诉我,我去解决。”陈超说,“刚开始这是因为工作需要,后来接触了几次,是真的很同情她。”


2012年,孙秀琴儿子病情好转,被接回家中,但很快又犯病。有一次,他殴打孙秀琴之后,一个人在屋中大吼大叫,陈超曾去劝阻,“被一脚踹到了胸口上”。


“上来给我一大嘴巴,我转好几个圈。把我打死有什么新鲜的,我怕他打到别人,就把他送到医院去了。”孙秀琴说。


“娘俩”不惧流言蜚语


“哈喽!”这是陈超与孙秀琴打招呼的惯用开场白。


孙秀琴如今独居于廊坊,陈超在她家中安装监控摄像头,“方便随时查看她的情况”。11月1日中午,在位于三羊东里社区的办公室内,陈超打开手机,视频里,剃着平头的孙秀琴坐在椅子上看电视。陈超和她通话,“哈喽!等一会儿啊,一会儿我就到。”


当天下午,陈超的车开进盛泽花城小区。他从后车厢中拎出一袋苹果,走到孙秀琴家门口,房门打开,陈超问:“哈喽!想我吗?”


“不想。”孙秀琴笑道。


孙秀琴是2014年底搬到廊坊的。2012年儿子再度入院后,孙秀琴腿部、后背、肩膀患病,为方便照顾,陈超将她接到家中住了两年。2014年,他将孙秀琴在晓康社区的房子卖掉,在廊坊购买现在居住的房子。“有一次带她来廊坊赶集,她对这里环境很满意,就决定在这里住了。”


买新房时,孙秀琴想在房产证上写陈超名字,被陈超拒绝。“房产证上写的是老人儿子的名字,我们家自己有房。我也告诉自己,不能贪图老人一分一毫。”


“我要走(去世)了,东西都归他。他如果不要,归公就得了。”孙秀琴说道。


孙秀琴把积蓄交给陈超,工资卡也归他管。多年以来,流言不绝,有人说陈超接近孙秀琴是贪图其财产,试图骗取她的信任。陈超一开始有些气愤,后来“也就无所谓了”。


多年来,陈超将每笔支出都记录在笔记本上,票据也保留下来。日久年深,积成厚厚几摞,放在他办公室抽屉里和家中。这其中,有孙秀琴住院、买药时的票据,也有日常生活支出的收据,以及为孙秀琴儿子缴纳住院费用的票据等。


“最开始还在晓康社区居住时,就有很多人在议论,说我们怎么怎么着,如何蒙骗老太太等等。”陈超说,“不管别人说什么,我们娘俩没任何问题。这方面她信任我,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我觉得他心眼好。没钱我就跟他要,打电话给他,让他买什么他就买什么。”孙秀琴咬了一口陈超削好的苹果后说,“家里人一个都不认,连城里的亲戚我都不联系。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我什么也不惦记。”


“未来将会继续照顾她”


孙秀琴居住的房子,是一间约120平方米的套房。放置于厨房的冰箱塞着不少食物:冷藏柜下方,放着三抽屉苹果。上方堆放着两纸盒牛奶、多瓶豆瓣酱和辣酱,此外还有一盒鸡蛋及2瓶可乐。冷冻柜里则放着肉。


客厅中,电视旁柜子上放着陈超年轻时的照片,还有孙秀琴与陈超外出游玩时的合照。沙发旁桌子贴着一张纸,纸上写着多个电话号码,最上方则是陈超的手机号。“他基本上每周来一次,通常会给我带水果、牛奶和白酒。每周见一次,见不到我就给他打电话,打完我就安心了。”


陈超每次来看望孙秀琴都会做饭给她吃。他记得孙秀琴最爱吃的几个菜:炒菜花、炖牛肉、炖鱼、烧萝卜和肉末洋葱。


这天下午陈超临走时,孙秀琴还嘱咐陈超周末过来时,给她带一包汤圆和两瓶六味地黄丸。


孙秀琴患有甲沟炎,每个月,陈超都要带她去修脚店修脚,有时甚至亲自给她修脚。2014年2月,孙秀琴在散步之时不慎扭到脚,陈超带着她到医院治疗。出院后,他每天到孙秀琴家中打扫房间,亲自做饭给孙秀琴吃。今年1月,孙秀琴突发急性肠胃炎。陈超带着她到医院住院治疗,照顾三天三夜。


多年来,陈超常常带孙秀琴到平谷区、密云区等地自然景区玩,“主要是想让她散散心,开心一下。”去年夏天,他带孙秀琴到天津沙滩旅游,在沙滩上拍了照片。


这张照片摆放在孙秀琴家电视旁的柜子上。照片中,孙秀琴身穿蓝色碎花无袖衫和绿色长裤,右手拄着拐杖站在沙滩上,仰面露出笑容。


今年4月,陈超和其他社区工作者一起给孙秀琴过生日。他们在孙秀琴住所旁的餐馆吃饭,还给孙秀琴订了一个生日蛋糕。“这么多年来,这是我第一次收到生日蛋糕。”


每年,陈超还带老人回亦庄镇体检。“老人每年各项收入能勉强抵消各种支出。对我来说,每年倒贴一万八千是正常的事,但这都是小事,不值一提。”


陈超说将继续照顾孙秀琴。以后孙秀琴老了,会给她雇保姆,把她送到养老院。而对于孙秀琴儿子,陈超说,“我不可能不管他。首先是对他负责,其次也是对社会负责。”


秋阳西斜,陈超开动轿车返程。驶出二十余米之际,孙秀琴从单元楼中慢慢走了出来。陈超停车走了回去,一番交谈后,把孙秀琴送回房间。


“她出来是为了嘱咐我,这周末一定要再过来。”


陈超坦言:“作为基层工作者,服务群众是宗旨。照顾老人这件事,我会坚持下去,希望有始有终、无愧于心。”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北京密云两村民因迁坟争执二十五年

  • 一位补给舰舰长的“大小辩证法”

  • 百万计生干部的未来

  • 黄河首次向雄安生态调水结束 生态补水80...

  • 财政部:11月个税收入年内首次正增长

  • 华南、江南等地将有较强降雨 部分地区伴有...

  • 广东一幼儿园保育员用胸花小别针扎幼儿?官...

  • 海淀一辆黑色奥迪跨过隔离带连撞多车致一人...